国境之南在垦丁,国境最南在这里!

发布时间:2020-06-26

浏览量:435

国境之南在垦丁,国境最南在这里!

站在甲板上,看着蔚蓝的海面,我知道不久之后,巴士海峡的风浪就会让我昏昏沉沉。我可不是浪里白条,有一次从乌石港搭船到龟山岛採访,不过四十分钟,小小风浪就已经让我作呕。

那晕船的滋味可真不好受,不单单让人无精打采,动不动就想吐;好不容易上岸了,走在路上还活像喝醉酒一样,晃晃悠悠地「晕起陆来」。不过即使知道这些症候群马上都将陆续出现,我还是相当期待即将到来的晕船,因为要自找罪受,上这艘船来晕一晕,可是需要求爷爷告奶奶,整整经过一年努力,才终于拿到登船的「船票」。而这张船票,将带着我乘风破浪一路向南,直到国境之南,晕船算什幺?这国境之南当然不是开车就到得了的垦丁。

目前我们「管得到」的国境之南是东沙与南沙的太平岛及中洲礁。而这两处都是「重要军事设施管制区」!因此依规定,能获准登岛者,不外乎:一、国防安全事务相关人员;二、装备维保;三、学术研究人员。以记者身分要获准前去採访,真的是「南上加难」。

而更南(难)的曾母暗沙之行,则是国史上的破题儿第一遭,我竟有参与南疆首航的因缘,真不知道怎幺修来的!但这次连晕陆的机会都没有,因为我们的南疆在海面下。

老实说,我并非从小怀抱乘长风破万里浪的大志,但我清楚记得当我还是个小学一年级的学生,被「深怕放暑假在家会浪费时间」的父母,送到国语日报写作班学写作文时,在下课休息的时间里,常常对着挂在教室的巨幅中华民国全图看得出神,最吸引我的是华北那个区块,朝鲜半岛及渤海湾,就像是个长鼻子张大嘴的巫婆一样,当然地图的右下角还有一个独立的空间,也引来我好奇的眼光,空间里写着南海诸岛还有「这个沙那个沙」,并且画上一道断断续续的虚线,甚至加上「危险区域」四个大字。

对一个六岁小男生来说,十分钟的下课,要上厕所喝水,还要问老师问题,跟同学聊天,难以乘载太多的好奇心,反正这偌大的版图,就等「光复大陆」之后再慢慢了解吧。

每次趴在船上的舷墙看着南海,一定都会想到这幅地图,但每次也都很快地在几阵大浪打来后,就把我从八○年代的回忆中,唤回到二十一世纪驶向南海的海面上,接着开始天旋地转,但我仍知道自己有多幸运,能够航向这些如雷贯耳的岛屿。

这份幸运感,在于我为这本由「慈济」出资,而报导方向以人文、科学、地理等面向为主的《经典》杂誌工作。除了《经典》,其它台湾的平面或电子媒体,大概都没有人力,也没有意愿,派记者动辄花上一个月,只为了一个南海小岛的报导。

这份幸运感也在于,有许许多多的人协助我成行,让我不至于落到像那个协助《经典》校稿的志工何师兄,在十八岁那年错过救国团暑期育乐活动「南疆远航队」的行程后,抱憾到八十岁。

想想自己过去几年,前后三次,从南海之北的东沙,一路来到南海之南的暗沙,曾感受到越南对太平岛的虎视眈眈,也曾直接被马来西亚海军驱赶,最后「南海仲裁」还否定了那自我儿时起就印象深刻的断续线权利,也将太平岛降格为「礁」,或许好好写一本书,能让国人痛定思痛重视这陌生的国土,并留下第一手史料,以供后人参考利用。

同时,我也曾不断设身处地思索,为什幺政府机关手握浩如烟海的资料与条约,但不仅无法说服世人,改变局势,就连加深国人印象都做不到?在南海闹得沸沸扬扬时,日本《产经新闻》资深媒体人榊原智撰文「日本当年将南沙画入台湾辖下,因此主权应为台湾所有,同理应为中国所有,这论点也不成立」,会不会「非法」的其实是我们?

我清楚地知道,写书前,一定要摆脱教科书内对领土定义的羁绊,暂时放下热血爱国的民族意识,尝试以客观的角度,透过我的观察而化成的字字句句,辅以安培淂按下快门的每一瞬间所捕捉到的张张照片,但愿打开这本书的每一个人,都彷彿与我们同舟共济,亲历在南海诸岛的每一刻。

南海,虽然是我国名义上的南疆,但平心而论这里是既难又僵,是必须艰难经营的僵局。一直以来,学生看着墙壁上的地图,读着课本里的地名,但事实是,不论师生,我们对于这里几乎一无所知,既不知道南沙早已被越南、菲律宾及马来西亚瓜分到只剩下太平岛与中洲礁,更不用说,国境极南曾母暗沙在水底下的原因了,光就这点来说,我们的教育是失败的,背熟这些地名,却永远不明白这些地方与自己的关联,所以从来也未曾唤醒什幺或改变什幺,有时候南疆更成为某些人攻击的对象,因为,「国土」在他们眼中只应该存在于陆地上。更何况,还有人压根儿就认为传统U形线「不合理」,也有人认为藉此可以与这些东协国家一起抗衡「中国」,不啻好事一桩。

儘管居住于中华民国,或者说居住于台湾的人,对于自己政府所宣称的南方国土不太关心,不过对这里感兴趣的国家真的从清朝末年起就从来没少过。在中国大陆崛起之后,与越南和菲律宾之间的摩擦让南海本来已够高的气温再加温,马来西亚与汶莱、印尼也都宣称拥有南沙的部分主权,更别忘了美国还正在「重返」亚洲中。

「不用去拘泥固有疆域到底有没有南沙,疆域本来就是会变动的,」政治大学历史系兼任教授陈鸿瑜驳斥其它声索国的主权要求,「当日本放弃后,接收南沙的第一顺位就是我国,如果与我国无关,又何必在《中日和约》写明『日本国业已放弃对于台湾及澎湖群岛以及南沙群岛及西沙群岛之一切权利、权利名义与要求』。」

但是《中日和约》自签署以来,由于条文中并没有提及将主权转移给谁,因此屡遭质疑,莫非也是地位未定?

「总之,既然日本将『新南群岛』划归台湾,那就是『台湾的一部分』,」政治大学国际关係研究中心博士后研究员黄宗鼎这幺说,「这也是两岸各方都能接受的看法。」

看看坊间有关南海的书籍,虽然还没有多到汗牛充栋的地步,却也不算少见,只是书中内容,往往是以外国人的角度来看这件事,并谈到太多的国际法以及生涩的专有名词;不然就是大陆学者的着作,字里行间充斥血泪控诉,让人深感沉重而掩卷,至于台湾出版的书籍,可能在阅读之后,仍让读者搞不清楚,越南与菲律宾跟「中国」的争议,为什幺扯到太平岛。

南海议题之所以与社会大众产生鸿沟,相信除了相关书籍,读来深有距离感这个原因之外,也因为绝大多数的作者都无法造访这些南海岛屿,以致「笔锋不带感情」,味同嚼蜡。但是本书集结二○一二年起,笔者前往南海採访,遨游在东沙环礁、太平岛、中洲礁、曾母暗沙与中沙的航程(大概令越南、菲律宾与马来西亚非常不怿),这些亲身经历,辅以专业摄影师拍摄的大量精彩照片及史料,可能是全球的独家,更绝对是是华人世界中的唯一,读来生动有趣,这是本书最与众不同之处。

金代文学家元好问写有《论诗三十首》,其中第十一首是:「眼处心生句自神,暗中摸索总非真;画图临出秦川景,亲到长安有几人?」

所以二○一七年,我们再度亲到南海,眼见为凭,去实际证明太平岛绝不是礁石。

本书完成之后,我当然不奢求国际间会出现「苟非吾之所有,虽一毫而莫取」的事,因为这是个就算你的资料条约白纸黑字清楚明白,也能被视若无睹的时代,但是看完这本书的读者,在文字上必能搞清楚来龙去脉,在图像上也可饱览旖旎风光。

衷心期盼这本书,能让读者了解这些岛屿与我们的利益切身相关,从此投以更多关心。


相关推荐

汉川R生活墙|多种热点问题|传播健康知识|网站地图 通亚娱乐注册登录_沙巴官网体育 万鸿平台注册_摩天城体育 博万通官网_金钻石娱乐app 首存100送100的游戏网站_沙巴官网体育 新濠万利彩登录_必赢贵宾会怎么卸载 大奖888黄金版登录_宝盈bbin客户端 红宝石国际登录地址是多少_信和娱乐app BET9十年信誉玩家首选_金州娱乐登录网址 豪亨博会员登录_v1bet地址 yzc999亚洲城_bet9平台登录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