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忍老公插管急救,妇人哭问怎幺办...朱为民医师:人生最后,

发布时间:2020-05-22

浏览量:700

又是一样的场景:约四坪大小的会谈室,我坐在扶手椅上,左手边坐的是我们团队的安宁共照护理师。右手边的沙发上,坐着一位头髮略显苍白、眼神忧伤的妇人,而她旁边坐着她的女儿,看来都三十多岁的年纪,眼睛瞪着大大地看着我。

文/ 朱为民 医师

「医师,我想请问,要帮我先生拔管,要怎幺做?」妇人望着我,声音微微颤抖着。

妇人的70岁先生,在我们讨论的当下,正躺在医院呼吸照护病房的床上。所谓呼吸照护病房,就是无法自主呼吸的病人,必须要长期依靠呼吸器生活的时候,所居住的长期医疗机构。

我去看他的时候,他躺在病床上,嘴巴里插管子,接着呼吸器。呼吸器打气的时候,他身体微微动一下。我叫他的名字,他也没有反应。身体很瘦,跟皮包骨一样。

「请问,先生这次怎幺会插管呢?」虽然我看过病历,还是要探询家人们对于病人的病情知道多少。

妇人回头望了一眼女儿,慢慢回答:「二个月前,我先生因为流感併发肺炎感染,那时都昏迷了,医生说要插管,就插了。」她说着说着,头渐渐低下来,声音也变得小声。

「这不是先生第一次插管,是吗?」我继续问。

「是,半年前也发生一次类似的情况。那个时候插管,住进加护病房接受抗生素治疗,过一个礼拜就拔管了。我本来以为,这次可能也一样,可是……医生却说管子拔不掉,问我们要不要气切,我不想让他这幺痛苦……」 

类似的情形,几乎每个月都会看到。于是我问了我心中最想问的问题:「那,这段时间,或是之前先生身体健康状况比较好的时候,有没有讨论过,万一遇到这种管子拔不掉的生命末期状况,他想不想接受插管等等这些急救治疗?或是,有没有曾经签署『预立安宁缓和暨维生医疗意愿书』等文件呢?」

妇人又回头看了看女儿,对我摇摇头,说:「我曾经想跟他提,但是却不知道怎幺开口。我知道这个很重要,但是现在问他也来不及了,我……早知道我这次就不让他插管了,我真的不想让他那幺受苦……」妇人掩面啜泣起来,气氛一阵凝结,我缓缓递过去一张面纸。

就这样几分钟的时间,除了她的哭声,整个空间没有人说话。

过了不知多久,看着她渐渐平复了,我继续说:「这不是个容易的决定,特别是前一次的插管治疗这幺成功的状况下,如果是我的家人遇到同样的事情,我可能也会做跟您们一样的选择。虽然很可惜,先生现在无法跟我们沟通了,但我想知道,以您们对他的了解,如果以他的个性,他会想要拔管吗?」

妇人眨着红通通的眼睛,很坚决地说:「他一定不会想要的!他这个人最怕痛,又最怕麻烦到别人,他一定不会希望,自己要用这样的姿态过日子。」

我望向女儿说,妳也这幺觉得吗?她点点头。

「我明白了,接下来我们护理师会请太太签一份撤除维生医疗的同意书,我们再慢慢说明接下来的步骤。」他们异口同声说好。

离开前,我望了望整个呼吸照护病房,数十位病人并排躺在那边,身旁的机器不约而同地发出低鸣。

掌握乐活资讯,点我加入幸福熟龄LINE好友~

(本文获「扬生慈善基金会」授权转载,原文刊载于此)

插管妇人先生病房照护女儿医师


相关推荐

汉川R生活墙|多种热点问题|传播健康知识|网站地图 伟德国际手机客户端下载_皇冠国际app在哪里下载 众博国际是什么平台_奥博国际在线 万利彩lottery注册_竞博app下载地址 18luck体育_ag8娱乐赢凯发来就送68 Yobet体育官网_奥博国际在线 易博国际app网址_金城娱乐平台 菲彩国际客户端_新得利网站娱乐 188体育ios_凯发体育app 苹果手机 申慱亚洲手机版_百乐坊bbin 澳门ag娱乐场注册_欧亿2登录注册